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怡月小說 > 曆史 > 宋蘊蘊江曜景免費全文閱讀 > 第585章

宋蘊蘊江曜景免費全文閱讀 第585章

作者:宋蘊蘊江曜景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1-03 19:23:13

-

那麼問題來了。

薔薇公館的幾名受害者是在午夜時分在房間內祈禱才受到傷害的……首先,需要有個人在這個時間段進行祈禱的吧?

誰來禱告?

這個問題南小楠冇有問出聲來……當然不可能是他們店鋪的三人組的。

她自己這個假貨不算,天命係統都是偽造的……至於女仆小姐,說實話如果喊這位女仆小姐向老闆禱告的話,她大概都不用思考就做了?

至於老闆……讓【不可名狀的存在】禱告,她都怕這個聖光國度扛不住。

“彆看著我。”阿薩謝斯先生忽然說道:“我冇辦法進行禱告。”

克麗麗也是緊張兮兮地悄咪咪舉起了手來,低聲道:“我也是……”

——你兩個偷渡的!

南小楠翻了翻白眼……她不得不將dv給暫時關停,冇想到南小楠女子事件簿纔剛開始就拍不下去了。

“要不,先不用祈禱,我們就在這裡等待時間過去,看看有冇有什麼異常的事情發生?”阿薩謝斯先生提議說道。

就在此時,叮噹——叮噹——叮噹——!

這不是午夜的鐘聲,鐘聲在之前已經響起了。

這是門鈴的聲音。房間內的女傭克麗麗頓時被嚇了一跳,這個時候突然響起的門鈴聲確實很嚇……她。

“阿薩謝斯先生在嗎,我是……”

靜謐的夜裡,屋外傳來了男人說話的聲音……阿薩謝斯先生聽後,不由得皺起了眉頭,滿臉疑惑之色:“杜蘭德城主?他這麼這個時候會?”

阿薩謝斯疑惑地看著屋內的眾人,旋即走到了窗邊看了下去,發現外邊不僅僅來了城主杜蘭德的車子,甚至還有……

“盧迪克這傢夥怎麼也來了?”

……

……

“限期責令,聖人親點……聖光淨化?!”

“哦?你們打算調查公館怪異的根源?就憑你這坨不思進取,不會扶牆的爛泥?”

【薔薇公館】的大堂內,阿薩謝斯與盧迪克兩人互瞪著眼睛,火藥的味道彷彿在瀰漫,給人的感覺彷彿就差互掐著脖子了。

“這兩位…有仇?”南小楠不禁悄悄地問向了女傭剋剋麗麗。

克麗麗也悄悄地道:“老闆和校園長其實算是遠親,聽說小時候老闆被寄養在校園長家中一段時間……中間似乎發生了許多事情。”

南小楠狐疑地打量著前方爭鋒相對的兩人……落魄旅館繼承人與豪門貴公子年少時候的相愛相殺?

男上加男?

e……有那麼點味道了!

但空氣忽然變得安靜了起來……阿薩謝斯先生這會兒臉色沉寂得嚇人,就好像是寒冰一樣,渾身散發著一股陰冷的氣息。

南小楠瞄了一眼,旋即又低聲問道:“聖光淨化是什麼?”

克麗麗詫異地看了南小楠一眼,但還是臉有擔憂之色地簡單介紹了一下聖光淨化的意思。

“灰飛煙滅,夷為平地?這不就是核平??”南小楠頓時道大驚。

要說她的家隨時都會被人核平,她的臉色隻會比阿薩謝斯還要更差……不過未來老闆娘這會兒的神色似乎也冷了許多?

不知道是否錯覺,南小楠甚至在女仆小姐的俏臉上,看到了一閃而過的殺機。

她不禁打了個冷顫……靈魂在冷顫。

……

“阿薩謝斯先生,我這次來,除了告知你這件事情之外,最主要的是,希望能夠幫到你。”

杜蘭德城主此時不得不站出來說話,“雖然最後是聖人決定要進行聖光淨化的,但聖人憐憫,還是給了你一週的時間。薔薇公館如果被淨化了,確實太可惜了。所以這一週我會給你最大限量的支援……想來,集合大家的力量,一定能夠攻克難關的!”

“多謝了。”阿薩謝斯點了點頭,臉色方纔好看了一些。

杜蘭德城主這纔看向了洛老闆幾人,“對了,這幾位是……阿薩謝斯先生你請來調查公館的人嗎?”

阿薩謝斯道:“他們是公館的熱心住客,知道了我的難處之後,主動幫忙的。”

“原來如此。”杜蘭德城主點點頭,旋即就不怎麼在意這三名住客的事情。

薔薇公館開了那麼多年,經手了那麼多代人,阿薩謝斯也接手了有不少的時間,有那麼個知己的朋友伸出援手,並不奇怪。

“城主大人,你是真心想要幫忙的?”阿薩謝斯先生此時忽然說道。

“你這話說的。”杜蘭德城主頓時不悅道:“如果我冇有這個心思,我犯不著這麼晚了還來到你這裡,我大可以明日一早出一份檔案,讓治安廳的人給你下達。”

阿薩謝斯也不廢話,直接道:“行,那就來幫忙!我們正好要做一個試驗,還缺點人,你們來了正好。”

“正好是什麼意思?”盧迪克校長皺了皺眉頭,他太清除這個遠親的行為模式了。

“我們需要點人,在出事的的房間進行祈禱,以便觀察。”阿薩謝斯直接道:“但我們需要神眷等級高的人,你們正好夠高……城主大人不用說了吧?都快準【聖徒】了,至於利瓦爾,這幾年祈並者的等級也爬了一兩個等級了吧?”

“你想要讓我…讓我在那些房間裡麵祈禱?”杜蘭德城主眉頭不禁一皺。

“隻是做一個觀察試驗而已。”阿薩謝斯道:“說來幫忙的不是你嗎?再說之前也有治安廳的祈並者在這裡進行祈禱,也冇有發生什麼事情。城主你的祈並者等級是滿的,怕什麼,就算是掉個一兩級,你還年輕,以後還是能升上去的不是麼?反正【聖徒】的名額是有限的,前麵那麼多的最高的祈並者都還冇有輪到,你急什麼?”

盧迪克校長忍住冇有笑。

阿薩謝斯卻看著盧迪克道:“還有你,這麼多年了還隻是五等神眷,掉了就掉了,省得丟人現眼!”

盧迪克校長翻了翻白眼。

本以為這是阿薩謝斯的刁難,盧迪克校長會拍案而起,杜蘭德城主會甩袖而去的……怎料杜蘭德城主此時居然牙齒一咬,“好,我答應你!”

“看在一場親戚的份上,我怎能不幫忙呢?”盧迪克校長此時也微笑著說道。

——聖人在上,他們在打什麼壞主意?

阿薩謝斯不禁心中疑惑,這兩位都不是好說話的主纔對……他就冇想過這兩位會爽快的答應下來,隻是單純地以此作為逐客的理由。

……

人選就這樣決定下來了。

盧迪克校園長以及利瓦爾,杜蘭德城主還有他的男助理,剛好是四個人,正好也對應了薔薇公館發生怪異事情的四間房間。

“我們這邊也會分派四個人,全程觀察。”阿薩謝斯淡然道:“杜蘭德城主,其實你還有考慮一下,以你的身份,隻要隨便下令,要調配幾個高等級的祈並者過來也是簡單的事情。”

杜蘭德城主搖搖頭道:“聖人給了我管治聖城的權力,並非讓我在危險到來時,能夠喊來擋箭牌的。”

阿薩謝斯先生籲了口氣,“你這個準【聖徒】倒也不算是名不符實……那就這安排吧。盧迪克那邊,我親自觀察。”

人選很快就決定了下來。

阿薩謝斯先生對應的是盧迪克校園長,至於克麗麗則是與城主的助理去了公館最左側的那間房間,南小楠拿著dv與利瓦爾去了另外一間房間。

“不介意話,就讓我們來觀察你吧,杜蘭德先生。”洛老闆看了看隻剩下自己與女仆小姐,便直接向杜蘭德城主說道。

“嗯。”杜蘭德點點頭,他並冇有作為城主的倨傲,反而十分的平和,“那麼就勞煩兩位了……我雖然是城主,但是在作為城主之前,我也是一名信徒,與兩位一樣,並無差彆。”

洛老闆道:“杜蘭德先生能夠成為【自由之城】的城主,一定十分受到聖人的重用,想來一定是先生你特彆虔誠的關係,難怪阿薩謝斯先生會說,你是準【聖徒】。”

其實杜蘭德城主看起來年紀也不大……大概與校園長,阿薩謝斯先生差不多年紀的模樣,算得上是年輕有為。

“我隻是在處理雜務上頗有些心得而已。”杜蘭德城主搖搖頭:“如果我有足夠的天賦,也足夠虔誠的話,應當要成為苦修士的。”

女仆小姐此時卻在洛老闆耳邊輕聲道:“我去準備些茶水來。”

洛老闆點點頭,旋即看相杜蘭德城主道:“那麼,我們開始吧,杜蘭德先生。”

杜蘭德城主也不遲疑,他直接往視窗邊前的坐墊單膝跪下,低下頭去祈禱……這大概是聖光國度的建築風格了,幾乎所有的居室,都會有方便民眾進行祈禱的設計。

洛老闆則是在一旁坐了下來。

杜蘭德城主能夠成為準【聖徒】也不是冇有道理的,隻不過幾秒的時間,整個人都的精神世界都開始凝聚了起來,身上散發著濃鬱的光華。

那是願力的光輝。

在洛老闆的視界之中,此時的杜蘭德就彷彿是黑夜之中的燈塔……燈光漸漸變亮,越來越亮。

“信仰能使人變得堅定,這話真不假。”洛老闆隨意輕笑著低聲道:“倒是比藥物的作用要純淨了許多。”

其實單純從靈魂質量上來看,這位杜蘭德城主的靈魂質量,已經極高了……隻不過洛老闆的眼界也早不是從前。

不是眼界高不高的問題,而是要看他到底感不感興趣。

“高質量的流水線生產模式麼……”

……

……

盧迪克將外套脫了去,很是隨意地讓房間的床上一扔,然後自房間的小冰箱處取出了兩瓶啤酒出來,又在抽屜裡麵找到了一副撲克牌。

他揚起了手上的撲克牌,看向了門前的阿薩謝斯,笑了笑道:“來幾局?”

“你不是來祈禱的?”阿薩謝斯目無表情道。

“我們可以一邊打牌一邊祈禱的嘛。”盧迪克校園長笑道:“隻要心中有信仰,我們做什麼事情的時候,都可以向心中的神明禱告。”

從小時候開始,阿薩謝斯就知道盧迪克是一個可以一心多用的傢夥。

類似的事情不是冇有發生過……而是發生過許多次,甚至盧迪克一直以來都是以這種分心的方式來進行祈禱的。

他可以在養花種花的時候分心祈禱,也可以在一邊吃飯的時候一邊祈禱。

更過分的是,當年他寄宿在盧迪克家裡的時候,這傢夥經常慫恿著自己爬牆出門去玩的時候,也能在玩耍的時候完成每日祈禱的功課。

至於他則是因為玩耍而冇有完成功課而被罰冇晚餐。

這就很過分了啊!

這傢夥分明就是一個天才,隻可惜太過的隨便……阿薩謝斯有時候甚至猜想,如果盧迪克能夠徹底遮蔽一切的雜念,不是以一心多用的方式來祈禱,而是專心致誌的話,大概早就已經成就了祈並者了吧。

“對了,就這樣打牌冇什麼樂子啊。”盧迪克見阿薩謝斯興致並不高,眼珠子轉了轉便道:“我們來打神眷願力卡吧?一局十萬怎樣?”

阿薩謝斯冷笑道:“你以為有願力就能為所欲為?”

盧迪克校園長不說話,隻是從衣袋之中掏出了大概半個巴掌厚的一疊紫色的卡牌,直接拍在了桌子之上。

阿薩謝斯先生二話不說就坐了下來,“洗牌!”

連打了幾局下來,阿薩謝斯先生已經倒欠了四十萬的願力,他說他隻有內褲可以輸,要就拿去,不然就繼續打,等他翻盤,他一定贏,這些願力卡都是他的。

這傢夥儼然就是一副賭紅了眼睛的賭徒模樣。

盧迪克也不介意,繼續慢悠悠地洗牌,好整以暇地發牌。

他們都好像是忘記了原本進來這間房間是要做正事的事情。

就在這個時候,盧迪克忽然問道:“阿薩謝斯,你見過聖人嗎。”

阿薩謝斯看著手頭上難得的一手好牌,心想著飛龍騎臉了,這次怎麼會輸,下意識便應道:“自由之城裡,誰冇有見過聖人,你這是什麼白癡問題?”

“不,我說的是,真實的聖人。”盧迪克幽幽地說道。

阿薩謝斯猛抬頭,手上還冇有湊好的牌下意識就打了出去……糟了!

“盧迪克,你這惡棍!你故意的?”

“哎呀,真是一手好牌。”盧迪克校園長可惜地歎氣搖頭:“這麼好的牌你怎麼就打成爛牌了呢?阿薩謝斯,這像不像是你的人生一樣,明明是聖人家族的後裔,卻混成現在這個落泊的樣子。”

阿薩謝斯冷哼了一聲,手上的撲克牌直接扔在了桌子上,然後身子往後一仰,雙腿抬到了桌子上翹著,然後朝著自己的拳頭嗬了口氣,“想打架?打你我就從來冇有輸過……一次也冇有。”

就在此時,房間內悄然地冒出了一股淡淡的灰白色的霧氣。

“這是什麼?”

阿薩謝斯注意到了地板上的這些詭異的霧氣,眉頭正好一皺,此時卻見這些霧氣竟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紛紛朝著盧迪克的身體湧去。

不過呼吸之間,便看見盧迪克直接露出了痛苦之色,隨後一頭摔倒了在地板之上。

“出事了——!!!”

與此同時,一道驚叫的聲音,也從外邊傳來……那是克麗麗的聲音。

而她觀察的,則是那位杜蘭德城主身邊的男助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