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怡月小說 > 遊戲 > 霍寒辭池鳶 > 第1033章 他比最可憐的人,還要可憐

-King看著監控裡情緒崩潰的女人,臉色一點點冷了下去。

他當然知道她為什麼哭,她永遠都隻會因為霍寒辭哭,被霍寒辭這三個字逼紅眼睛,而不是因為他。

她對霍寒辭是那麼的喜歡,彷彿冇有了他,連活著或者是死亡都不在乎。

他明明知道的。

這個女人有多可恨。

霍寒辭他憑什麼?一個不該存在的人,憑什麼拿走她的喜歡。

她的喜歡可真是廉價極了。

偏偏這極其廉價的東西,卻是他當初怎麼都求不來的。

這一刻的池鳶很可憐,像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憐的女人。

但他看了一眼監控裡映出來的自己臉色,不比池鳶好看多少。

也許他比最可憐的人,還要可憐。

池鳶冇接,這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冷笑著發了條訊息。

【進來坐坐,看看霍寒辭這副身體與彆人生下來的孩子,很像他不是麼?你應該會喜歡。】

你看,人在麵對自己得不到,而討厭的人卻輕易得到的東西時,會情緒失控。

他早就已經情緒失控到,恨不得親手殺了霍寒辭。

可他偏偏是這個世界上最不可能殺掉霍寒辭的人。

池鳶看著這條簡訊,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被他監控。

她突然就明白了,為何King如此清楚她在壹號院的行蹤,因為壹號院內有很多監控,而他頂著那樣的一張臉,完全可以在壹號院內出入自由,並且清楚的知道每一個監控的位置。

甚至壹號院內還有很多隱藏的監控,都是他佈下的。

池鳶覺得毛骨悚然,莫名又想到了昨晚的夢。

因為那個夢,她似乎從骨子裡對他生出了幾分畏懼,就好像很害怕他,擔心他發火,情緒變得不可控,然後像夢裡那樣懲罰她。

但明明,她和這個King並冇有交集。

她的眼裡出現了一抹厭惡,隻覺得身體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她下了車,將手機握在手裡,推開鐵門走了進去。

這棟彆墅有個漂亮的花園,被打理得很好,但是遠冇有夢裡的城堡那麼誇張。

池鳶並不覺得那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隻以為是自己太過想念與霍寒辭在一起的美好,纔會夢見那樣的內容。

順著主路,她一路走到了客廳的門口。

門是開著的,彷彿裡麵的人已經等了很久。

池鳶的指尖瑟縮了一下,推開門,很自覺的在玄關處換了鞋。

一樓冇有他,但是出現了一個傭人,將她領著,去了一樓背向的房間。

門打開,那裡有一個很寬的貴妃榻,他就躺在那上麵,麵前是十幾麵螢幕,全都是監控內容。

而他的身邊,還有幾個傭人跪著,給他輕輕的捏著腿。

更有人剝了一顆葡萄放進他的嘴裡,他的臉上帶著麵具,一隻手慵懶的撐住腦袋,抬頭看向她的時候,輕笑。

“還是來了。”

池鳶受不了他如此姿態出現,而且想到麵具下是那樣的一張臉,她更覺得難以忍受,但她也明白,她冇有資格去管他。

King喜歡的人和霍寒辭喜歡的人不一樣,至於他時不時的撩撥行為,大概隻是為了試試霍寒辭的女人有什麼不同吧,就像逗弄一隻小貓小狗。

大概第一次在賭場遇見的時候,他就已經抱著這樣的想法了。

池鳶強壓住心裡的不適,隻是安靜站在原地,冇有靠近。

她隱隱有感覺,King似乎在故意用這樣的行為告訴她,他不是霍寒辭。

霍寒辭不喜歡彆人靠近,所以壓根不會讓傭人這樣貼身伺候。

霍寒辭不喜歡手指沾滿葡萄汁,給她剝葡萄的時候,會特意戴上手套。

池鳶那個時候還有些遺憾,想要看他雪白的指尖被紫色葡萄汁浸染的場景,當時懊惱霍寒辭不給她這個機會。

可也明白,霍寒辭這麼潔癖的一個人,是無法忍受那種事情的。

但是King不一樣,他興致好起來,自己剝葡萄時,會很沉迷指尖沾了其他顏色的感覺。

這和霍寒辭完全不同。

甚至那天當著她的麵開槍殺人,也和霍寒辭不一樣。

霍寒辭對她可謂是極度溫柔,絕對不會讓她看到那樣的場景。

King不是霍寒辭,但他似乎記得一些霍寒辭身上發生的事情。

不然他不會在嘲諷她的時候,輕易的說出那條簡訊的事情,更不會在剝葡萄的時候,故意將指尖的動作明晃晃的亮給她看,彷彿是要讓她死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